LinCym

圈名翊榕

【冰九】同在

*甜的
*我流冰九
*私设一堆,有ooc
能接受的话,观赏愉快(。・ω・。)ノ

洛冰河从梦中醒来。
梦中那个温柔地堪称诡异的沈清秋让他险些吓出一身冷汗,更毋论那个跟在他身后佯装乖巧的、在苍穹山人人喊打的洛冰河。
坐起身愣怔一会儿,复又躺下了。
洛冰河半阖着眼,心情有点复杂。
梦中所见让他牙疼,却又不得不承认,这让洛冰河脑中又牵扯出了一大堆陈年旧事。
关于沈清秋。

落下无间深渊时,他满心怨恨,誓要报仇,脑中清晰地记着沈清秋给他一剑,再推他下去时满脸的讥讽。
让他痛彻心扉的一剑,令他心灰意冷的一推。
五年后他回来了,沈清秋似乎早有预料,遣散了弟子,一人独坐于竹舍中,等着他带着幻花宫的一众弟子过来兴师问罪。
印象极深的是,沈清秋在他归来后,单独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仍是那句:“小畜生。”
好像这辈子除了小畜生和小杂种,就没对他说过其他话一样。
他不怒反笑,道师尊果然是师尊,大难临头了还嘴硬。
沈清秋冷笑,不答。
后来呢?他暗搓搓地策划着准备让沈清秋身败名裂,却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他名义上的师祖、前任清净峰峰主给打趴下了,很不客气地教训了几句后,把他扔回了幻花宫。
字面上的,扔回去。
除却一开始在无间深渊的那几年,他何曾再这么狼狈过?自然恨的牙痒痒,报复心更重了。
再然后,沈清秋不知所踪,他和沈清秋的师尊再次对上,却在被又一次压制时,意外提点了几句。
——你的聪明劲是全用在报复你师尊的计划上了吗?
——当年你也不过只是个清净峰的小弟子,他真想要你命,以他峰主之力,难道还用费心思对付你?恐怕你早就不知在哪个坑里被草草埋了吧。
——你为什么就没想过,当年仙盟大会,他为何把你推进无间深渊,而不是直接“为铲除魔族余孽”一剑了结你,反而还避过了你的要害?
一语惊醒梦中人,他终于开始思考在清净峰那些年沈清秋难以揣测的行径。
那些从不加掩饰的恶意,却夹杂着曾给予过他荒谬期盼的一点点零星的善意。对自己百般责骂,任凭弟子处处刁难,却又修书去了万剑锋让他得了正阳,允了他参加仙盟大会。
为了什么?仅仅是嫉妒?他不信,却又想不出个中缘由。
尚清华是个聪明人,被漠北君带回魔族领域后也仍旧收敛锋芒,一直安分守己地做着些微乎其微的小事,待到对沈清秋这档子事出了,才开始寻机会接近洛冰河,旁侧敲击,点一点他,以稳固些自己的地位——纵有漠北君在,也不免有所疏漏。
他点的也恰到好处,只提几个疑点,其余细节一概作不知情留给洛冰河自己揣测,之后他终于开始被魔族的人看在眼里,虽仍不是什么受重视的人,但到底有了点份量。
洛冰河也不傻,把尚清华的话和前峰主的话细细思量,亦有些回过味来,心里又暗自好笑,自己竟会为这事仔细揣度,也不知为何。
也许是,当年的不甘怨恨,早已沉在他心里,成了抹求不得的执念罢。
沈清秋此人,当真矛盾复杂。
再后来,他放软几分态度,在前峰主的半阻挠半推动下,四处找寻沈清秋,和沈清秋磕磕绊绊磨了个好几年,总算是差不多把想说的说清楚了,两人关系亦有所缓和。
那大概是十几年前的事。
约莫十年前的时候,他心性不怎么稳定,欲闭关修炼一段时间,事务大多安排给了纱华铃和尚清华。
也就是那时,尚清华提出,君上既欲闭关,何不请沈清秋过来暂住,作为洛冰河的师尊,既可看顾一下他,亦可照料些事务。
洛冰河听了有些心动,便差人去苍穹山说明了意向。
岳清源犹豫着不知如何,想了想还是干脆直接去征求沈清秋的意思,沈清秋听了后眉毛一挑,沉默良久,最终点头应允。
沈清秋既然表明无碍,岳清源也不再多说什么,应了下来,几天后洛冰河亲自来接人,岳清源嘱咐了沈清秋一大堆事宜,便送了沈清秋离山。就此,沈清秋便在洛冰河的地盘住下来了。
这一住,就是十年。
前几年里,沈清秋大部分时间都在帮着尚清华处理事务,定期来看一眼洛冰河,在他状态不稳时帮他调息,稳固心神,倒也过得自在闲适。
后来洛冰河出了关,沈清秋也不提回清净峰一事,只仍然将大部分事务交给明帆和宁婴婴,偶尔回去看看罢了。
于是洛冰河没事就去骚扰骚扰沈清秋,常常是满脸笑容地进去,再满脸笑容地被沈清秋一扇子呼出来,起初尚清华还替沈清秋担心会不会惹怒洛冰河,后来也习惯了,只是每次看见洛冰河被赶出来时,心中都颇为无语。

洛冰河回想起梦中所见,“沈清秋”和“洛冰河”的亲密无间,不禁又恶寒了一下。
这样的沈清秋,太陌生了,当他醒过来时,发现一切仍如故,居然还有几分庆幸。
只是,这教洛冰河又思考起他和沈清秋的事来。
他和沈清秋,到底是什么关系?
师徒?但沈清秋实在没教过洛冰河什么东西,他也早就不再和从前一般对沈清秋毕恭毕敬,俩人怎么看都不像师徒。仇家?以前的确如此,现在却又不大相同了。朋友?但就他们的相处模式,亦不太像。
……难道和梦中那两人一样?
那可能吗?洛冰河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的荒诞念头,复又开始纠结起来。
那到底是什么呢?
日光渐渐透入,不知不觉竟然已是清晨。
洛冰河干脆利落的起身,去了沈清秋的寝殿。

“师尊?”
洛冰河进了屋,发现沈清秋竟早已捧着茶坐在位上了。
“大清早的过来,小畜生,你嫌我睡得太好?”
洛冰河笑笑,“这不是碰上了有趣的事,弟子第一个就想到来找师尊了。”
沈清秋瞥他一眼,放下茶盏,折扇展开,悠悠地晃着,“能让魔君大人觉得有趣,想来该不是什么好事。”
“在师尊眼里弟子就是如此的形象?”
“难道你还想有什么形象?少废话,有事快讲。”
洛冰河在他旁边坐下来,“师尊可真性急,都不先给弟子喝一口茶?”
沈清秋懒得看他,自顾自拣了本书翻开:“我没让你给我奉茶就不错了,还指望我请你茶?要么自己倒,要么别喝。”
洛冰河笑得几分玩味,倒了茶泯一口,就给沈清秋把梦中所见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
沈清秋低着头,摆出漫不经心的看书样子,眉头却渐渐皱起。
“大概如此。师尊以为,如何?”
“……什么如何。”
“此梦情景,是真是假;若假如何,若真,又当如何?”
沈清秋冷笑:“是真是假,有何干系,我又能如何,你又想如何?”
洛冰河耸肩,早料到他是如此反应,“那师尊,我再问你一句。”
“问题真多啊,小畜生,你不会被一个小小的梦扰乱了心神吧?”
洛冰河无视了他的嘲讽,“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屋中突然一片静寂。
沈清秋低着头,沉默着不说话,洛冰河也不再开口,耐心地等着他。
这个问题的确极难回答。
早先互相折磨,彼此恨不得对方去死,又在探求真相之时不断纠缠,一直到现在,倒也勉强还算融洽。这么多年,经历了太多东西,注定无法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概括两人的关系,但洛冰河还是想知道,在沈清秋眼里,他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
静默了多时,沈清秋突然冷哼一声。
“什么关系?能是什么关系?你总不会是想着我和你能如你梦里两人一般?小畜生,你是失心疯了,还是被什么神通广大的人夺了舍?”
“自然没有,多谢师尊关心了。”洛冰河虽早已猜到从沈清秋处怕是得不到什么答案,但真听了这话被沈清秋讲出来,到底还是有些许不甘,于是起身打算离开,“师尊还有事要做吧?弟子就不唠扰了。”
快步走到房门出,沈清秋的声音却低低地传了过来。
“他们有他们的故事,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
洛冰河蓦地住了脚。
——“我们”,一个洛冰河从未料到会从沈清秋口中吐出的词。
搞不好沈清秋才是被夺舍的那个。
那边沈清秋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
“我和你之间什么关系,我也说不上来,但现在这样,就很好了。过去的事我不会忘记,未来的事我也不能保证,但至少现在,我在这里。”
——至少现在,我在这里,你也在这里。
洛冰河默然不语,沈清秋也不再说话。
大概过了小半柱香,洛冰河转身走回,脸上又有了笑意,沈清秋仍是摇着折扇看书,听见他回来,也不抬眼看他。
洛冰河也不甚在意,微微弯腰笑道:“弟子受教,多谢师尊提点,弟子定然铭记于心。”
沈清秋依然维持着他摇扇看书的姿势,冷笑道:“若真要谢,怎么不行个弟子礼?”
洛冰河听了居然还真一本正经地躬身给他行了个礼,道:“师尊所言甚是,是弟子疏忽了,望师尊责罚。”
沈清秋微微抬眼,一脸心安理得地受了礼,嘴上却仍没放过洛冰河,“魔君大人,我可罚不起。”
“是师尊的话,便无事。”
沈清秋听闻嗤笑一声,“行了,小畜生,滚吧。”
“是,师尊,弟子下次再来唠扰。”洛冰河从善如流地滚了。
如他所想,身后传来沈清秋几分恼怒的声音:“没有下次!”
洛冰河心中几分得意,气宇轩昂地阔步离开。

走出寝殿的时候,洛冰河心中无比畅快。
是该如此,他和沈清秋,彼此恨过,纠缠多时,最终剪不断理还乱;各自独立,却也难舍难分,一如这十年所保持的微妙的平衡。
洛冰河罕见地打了个哈欠,决定回去再睡一觉,养养神,才好再去骚扰沈清秋。
寝殿内,沈清秋头疼地皱眉,揉了揉眉心,有一点后悔刚刚和洛冰河说了那么多。
这么一来,以后恐怕真的要一直被那小畜生“唠扰”下去了 。
不过,只是有一点罢了。

——END——
几个私设:
①九妹有个厉害的师尊(前任清净峰峰主),实力上能打得过刚从无间深渊出来的冰哥,而且收九妹的时候就看透了九妹的性子
②文里是原装尚清华,但智商比原作里的原装货高,未死,仙盟大会后跟着漠北君回了冰哥地盘,后来九妹为他说过话,没有再被苍穹山派追杀,两人关系不错
③冰哥从无间深渊回来后一直忙着和九妹谈恋爱(不是)互掐以求被推下无间深渊的真相,所以一个妹子也没收

激情摸一个宝姐姐(´∀`)♡

伊双子脑洞

*脑洞向所以文笔渣
*可能OOC
*因为是突然的脑洞所以逻辑上会有缺陷?

罗维诺坐在设计极不合理几乎大的和床差不多的沙发上哼着歌,手指在手机按键上快速按动,和今天在街上遇到的bella聊天。不过很快他就懒得打字干脆直接用语音聊天了。
不久后传来门打开的声音,“ve~哥哥我回来了~”然后身后的沙发靠背猛然一沉,一双手便环上了罗维诺的肩膀,“哥哥你在干嘛?”肩上传来的重力使罗维诺不禁皱了皱眉,把刚刚录下的话删除,“费里西,起来。”“诶?为什么?”费里西安诺眨眨眼,干脆整个人都趴到了罗维诺的身上,“哥哥~今天该你做晚饭了哦!”
“给我起来!你那么重是想压死我吗!我有事,晚饭的话自己弄!”
“唉唉?可昨天前天大前天还有大大前天的晚饭都是我做的啊哥哥!每次轮到你做的时候你都会找理由推掉啊这样我会累死的!QAQ”
“怎么可能会啊你脑子坏掉了吗!起来!”罗维诺大吼着想把费里西安诺推开却发现完全推不动,不仅如此,费里西安诺还泪眼汪汪(?)地转到罗维诺面前又变本加厉地直接趴到了罗维诺身上,这导致了罗维诺立刻倒在沙发了上并且很不巧地手正好按到了手机上的“开始说话”键——
“所以说啦哥哥你今天必须做!一直都是我做的话我真的会累死的啦!QAQ”
“都说了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啊笨蛋弟弟!还有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啊从我身上起开!不要一直压着我!”
“不管啦哥哥今天你必须——”
嘎吱一声,门又一次被打开了,“我们回来——咦?”弗拉维奥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在费里西安诺回头的同时罗维诺立马反应过来向弗拉维奥投了一个“笨蛋弟弟又犯病了快把他拖走喂药”的求救眼神,很快弗拉维奥便反应了过来并且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我明白了帮你是吧然后发出了几声惊呼——“啊啊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我刚刚想起来我和卢切还有点事要做所以我们现在就走!你们继续吧再见!”然后果断地回头拉走了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的卢西安诺并“呯”的一声用力地关上了门。
罗维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系列迅速的动作然后一句等等不是还没喊出口门又一次被迅速打开了,一个塑料袋被迅速地扔了进来同时响起的还有卢西安诺强忍着笑意的声音,“费里西安诺!你之前让我们帮你买的(茶杯)套!”
费里西安诺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并大声地道了谢后将目光转回仍然被压着的罗维诺,“所以哥哥,你来做还是我来做?”
“……”
随着罗维诺手轻轻抬起,他的手机也发出了一声“嘀”的清脆响声,在意识到那是什么的罗维诺脸色突变并迅速已从未有过的力气勉强推开了费里西安诺拿起了手机,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条长长的语音条已经发送了过去。
“……”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那位刚刚与罗维诺聊天的姑娘在听玩那长长的且内涵丰富的语音条后默默抽出了餐巾纸擦掉流出来的鼻血,退出了当前聊天界面后颤抖地点进了另一个聊天群,上面有着五个字“腐女交流群”。

fin.

其实费里一开始就是故意的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聊天千万不能用语音

3.17伊诞,是赶出来的,瓦尔加斯小天使们生日快乐!